=亭晚/阿酒)
全CP无雷,不开车,sjb文风
ES沼耽溺中+脆皮鸭
喜欢写别人的娃

光切/少年游

光切/少年游


*是看了平安奇谭后对于光切追忆的猜测

*和我之前那篇《归人》有一丢丢联系(其实也没有)


(一)


“源赖光公子!”

源赖光将刀收入鞘中,应声侧过身去,几名老者锦衣华服,家纹繁复,身后仆从成群,正慢悠悠迈着步子走过来。

“几位大人,幸会。”

“哪里哪里,机缘巧合得见大名鼎鼎的源氏公子一面才是我辈的幸事!”为首一人上前拱拱手,“哎呀,说起您,那可真是传说一般!小小年纪就在阴阳术界风生水起,实在是天赋异禀啊!这京都,可就靠您来守护了!”

“是啊是啊,后生可畏!”

“我听说啊,...

光切/归人

-轮回转世有

-许愿切切


*


“受伤了?”

男人坐在书案前,猩红的眼往鬼切身上轻轻扫了一眼就下了定论,尽管是问句,却没有一点询问的意思。

鬼切只好停下脚步,却羞于开口,挣扎了半晌才终于微乎其微地轻轻点了点头。

这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身为源氏的守护神却被恶鬼所伤,无疑会让主人颜面尽失。他不敢抬头,将头耷拉着,半晌等不到对方的动静,偷偷用余光探过去,正好碰见他搁下笔起身走过来,忙又收回目光。

“伤着哪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伤…。”

“那你为什么不抬头看我?”

“这……”

鬼切只好抬起头对上源赖光的眼睛,却发现那人出乎意料地没有动怒的意...

泉真/赤イ花?

 (是写给社刊的文,社长不介意我就发在lof上了。)



游木真最近心情有些没来由的烦躁,这一点Trickstar的众人都察觉到了。

 “那个……游木啊。”衣更真绪灌了口水叫住刚结束练习就打算溜的游木真,“最近是有什么事吗?以前不都是会一个人留下来练习到很晚的,这几天走得很早啊?”

游木真闻言稍稍停下了脚步,只把脸侧过来点,“抱歉……我挺好的,就是家里有点事,没法多练习一会……要是拖了大家的后腿,我会在之后赶上的。”

——然而本人,却对这一点好像全然没一点自知。

“也不是那个意思啦……本来你也没有义务加班加点地练习,不是怪罪的意思,只是有些担...

小男孩是世间珍宝啊(´▽`ʃƪ)

臣蔚:

女仆装药草
是给亭哥画的 @今天的亭哥也一贫如洗

朔间兄弟/糖果味兄长

搬运临时号的文

游木真不出新五星不改名:

*迟到的儿童节沙雕油腻甜(相)饼(声)
*短小 文笔崩坏注意
*卖萌老零重出江湖 说是ooc也行吧 是零凛的!


“凛~月。”


将朔间凛月从午后的小憩中唤醒的是熟悉中却带着陌生感的声音。


睁开眼所见的不是惯常的夹杂着日光斑驳的枝叶,而是一双带着宝石质感的血红眼眸。


朔间凛月顿时就清醒了。


他飞快的从长椅上弹了起来立起身然后将身子平移到长椅的另一端,这一整段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像是做过千遍百遍,或者说是像食草动物侦测到天敌后凭借直觉逃之夭夭。


那双与自己过于相似的眼睛就是对方身份的象征,他...

集中补档

搬运临时号的文

游木真不出新五星不改名:

是之前被封的号上的文的集中补档。链接通向微博,可能需要登录注意。
泉真/车/成人礼


朔间兄弟/黄昏巴士站


占tag抱歉。

泉真/天使paro/幾年月

搬运临时号的文

游木真不出新五星不改名:

*是天使与堕天使的故事 有折射原作剧情?


*与臣蔚老师的合作(?)插画链接请走这里: 性感脑丝在线画画


*激情2000字短打 没啥剧情


*想要小可爱们(。)和我一起玩耍 求扩列啊啊


――啊啊,这是为什么呢。


濑名泉跪在没有名字的漆黑大地上,眼睛却是向着天空的。


背脊处的神经隐隐传递出痛感,他尝试着张合羽翼,却用不上丝毫的力气。


――为什么我不可以用这双翅膀飞翔呢?


他拾起手边闪烁着银辉的剑,用力地空空如也的前方斩去,带起的风凌厉刮骨。


――明明这双手如此...

我……我回来啦!这个号终于解封了,哭。
以后还是在这边发文了!!请多指教!

一个蜜汁玄学脑洞

刀剑乱舞#一个脑洞:根据刀解所得的资源,基本上每个刀种可以得到一个资源的比例(当然F6是一个独立的刀种),那么也许根据这个比例或者近似于这个的比例我们就可以得到相对精准的每个刀种的玄学公式?瞎掰的,当然资源多的大佬们不妨试一下……23333333

© 山城啤酒 | Powered by LOFTER